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

Image(1552)

许志永和郭建龙在黑监狱门口

Image(1554)

这名男子自称家属,实际是截访人员,他没有参与打人

Image(1554)

黑监狱所在巷子

首先承认,今天我做了个可耻的看客。

下午1点多的时候,在twitter上看到zuola问谁愿意和许志永一起去黑监狱要人。接到zuola电话后,2点多到了大钟寺公盟办公室,3点多出发前往天坛附近的黑监狱。

从天坛东门下了地铁后,打车前往太平街,与先行到达的许志永、郭建龙(twitter上误为郭建农)汇合后,决定zuola在不远处的62中学附近拍照,我们三人前往。

黑监狱实际上是一所名叫“温馨青年宾馆”的旅社,在天坛西面、陶然亭附近太平街一条很逼仄的巷子内,往来的人很少,只能容一辆车经过的地上积了许多落叶。从外面看,这座破旧的建筑和黑监狱没什么关系,但这里却关押了20多名被非法拘禁的访民,都是河南人。这座宾馆实际也是河南信访办租来,专门关押访民的地方。

到了黑监狱门口后,郭建龙和许志永二人负责与里面沟通,我在边上察看动静。经过一番口舌后,我们想要的人终于出来,与我们隔着一扇防盗门进行了简短的对话。我们今天要的人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,据说还没有来得及上访就被关了进来。

后来,又有一位自称是家属、实际是截访人员的男子来到黑监狱门口敲门,但由于我们在的缘故,里面的人并没有立即给他开门。我们又与此人聊了一会,得知了一些情况。

该男子等了20多分钟才进去,我们后来又与要找的人进行了简单的对话,我不停听到她说“不就是说几句话嘛”,可以推断当时里面的人极力阻止我们的对话。

在此过程中,巷子的拐弯处、以及另外一头有3、4个彪形大汉远远张望,许志永说这就是黑监狱的打手。其中一名打手还抱着孩子经过。听zuola说,该打手称要“抱着孩子过来踹他们几脚”。然后,我们又与一名隔窗的女访民说了几句话,她自称是“自愿”到这里的。

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,大概5点20左右,一辆牌号为京MG8490的面包车开进巷子,下来3、4个大汉,骂骂咧咧的揪住郭建龙问是干嘛的。郭说接人,一名大汉很不耐烦的说“接谁接谁”。没几句话之后,几名大汉开始动手打人,我们赶紧叫几十米外的zuola跑。这时,开始监视我们的打手也陆续过来了,一共在6、7人左右。开始在巷子另外一头监视我们的操北京口音的胖子打许志永最狠,一边打还一边骂脏话,说“你丫不是律师嘛”。也许是因为刚来的时候主要是郭建龙和许志永与他们沟通、我基本不说话的缘故,他们没有打我,而我也有点吓蒙了,既没有逃跑,也没有动手反击,做了可耻的看客,连暴喝一声“住手”的勇气也没有。

这帮打手边打边骂,还很嚣张的说,边上就是派出所,去报警啊。大约打了5分钟后,他们终于住手了,但我们并没有离开。这个时候,一名打手指着我说,他也是一起的。但是边上的几位打手并没有动手打我。

整个过程中,许志永和郭建龙没有进行任何的还手。

坚持了一会,大约17:45左右,我们要找的人终于在她家乡信访办官员的陪同下出来了。我赶紧和许志永、郭建龙一起往外走。在走到巷子拐弯处的时候,另外一名打人最狠的打手又冲出来,叫嚷着要开车把许志永撞死。许志永站在路中没动,我于是赶紧拉起他说人已经救出来了,我们快走吧。许志永对这帮打手说:我们还会再来的。

快要到大马路时,那位操北京口音的打手也冲了出来,拼命掐住许志永的脖子,还把他衬衫纽扣的拉扯掉了。我也死死拉住许志永逃离了险境。

走出黑监狱和那位访民告别后,我们打车去坐地铁。许志永感叹说,这里和刚才那里真是两个世界啊。

值得庆幸的是,郭建龙和许志永只是挨了皮肉苦,并没有受伤。虽然许志永说,我们的原则就是打不还口,骂不还手,还说我做得对。但我在强权面前做了可耻的看客,我觉得自己真懦弱。

许志永:探访京城黑监狱

探访京城黑监狱(二)

探访京城黑监狱(三)

探访京城黑监狱(四)

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[Zola版] (需穿墙)

一个有关“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”的想法

    1. 应该是打了一两分钟后我拍到了打人的画面后,有两妇女朝我靠拢我才没拍了,我听到“快跑”我才撒腿就跑,跑出胡同再拐弯上街找了个公交车站,混进人群,没看到追兵,然后打了辆的士去了地铁站。
      我去写网志去。

  1. 怎么reply到那去了啊.

    应该是打了一两分钟后我拍到了打人的画面后,有两妇女朝我靠拢我才没拍了,我听到“快跑”我才撒腿就跑,跑出胡同再拐弯上街找了个公交车站,混进人群,没看到追兵,然后打了辆的士去了地铁站。上车才发现大腿都跑酸了。
    我去写网志去。

  2. 昨天我也去了,但是充当了路人看客,然后又逃兵了。

    昨天上午就看到twitter直播,要去探访温馨青年宾馆。

    下午和同事路过太平街南头的凤龙宾馆,还有先农坛的信访局门口,我还说,里面有个黑监狱,专门关上访者的。

    四点多再回来,碰上双叶和zola二人正在twitter直播,在黑监狱门口。到下班就骑车过去了。我从巷子南头过去,在六十二中的铁栅栏门口看到了zola,在照片上见过,斜对面就是青年宾馆的一个小门。没有打招呼,骑车往里走就看到了双叶和另两个人,就是许志永律师和21世纪经济报道的郭建龙。他们已经到了一会了,没看到和里面交涉。

    双叶给我指死胡同尽头的平房前坐的那个,还有另一胡同入口张望的几个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那辆小面牌号京M G8790开过来了,下来一群人,围住许志永和郭建龙,“干啥的?”“接谁?”

    后来他们就动手了,许志永和郭建龙一直没有还手。他们一边打还喊,“你丫不是律师么”,还有人指着zola和双叶说“他们是一伙的”,也许是因为我骑着车,看着比较像路人,没有人指我。后来有人跑过去追zola,我跟着骑车就走了,当了逃兵。出了胡同,没看见zola,

    那几个打手往回走的时候,和他们互相打量了一下,估计他们也不敢在大街上打人。

    我又绕到62中正对着那个口,在那看不到黑监狱门口的情况,只看到宾馆门口站了几个人在向外张望。又绕了圈,在西面并排的另一条胡同,果然看到了派出所,然后到北面没有路,是个死胡同。天有点黑了,看twitter,他们都走了,又骑车进胡同,62中南面还有一个路人,死胡同里一个人都没有,那辆小面也已经走了,出来的时候,宾馆的几个人看了我几眼,没说什么。

    双叶的blog里,完全没有提到我,知道他是为了保护我,或许因为我是所谓的在单位的人,或者是避免我被人骂懦夫。其实,无所谓的

评论功能被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