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陕西

2005年第六期中国国家地理

2005年第六期中国国家地理

老虎庙在本期杂志上的文章(署名田夫)

2005年第六期中国国家地理中,老虎庙的文章

老虎庙在他的blog上说,最新一期中国国家地理上,有他的一篇文章。在买了上期的“陕西专辑(上)”后,我就下定决心要买此专辑的下期。刚才跑了两家报刊亭,终于得偿所愿。问了老板,才知道他们就进了两本杂志,已经卖出去了一本。还好,我来得及时。

本篇blog的题目叫做“我与陕西”,其实我从未去过陕西,对其了解也仅限于课本和老虎庙写过的的一些文章。不过,在我心里,陕西一直是个很亲近的地方。

秦末逐鹿中原的两大豪杰--项羽和刘邦的故里都在我家近旁,前者是宿迁人,后者则来自沛县。而项羽妻子--虞姬的老家距离我家不过10多公里。至今,我们县还有当年项羽和虞姬的遗迹。例如,虞姬老家颜集仍有虞姬沟,民国年间还有虞姬庙、霸王桥,后来则毁于战火。颜集还有一个村称为项宅,据说就是项羽曾经住过的地方。

不知是否因为虞姬,现在的颜集仍是沭阳美女较多的乡镇,只是当地已没有人姓虞了。据说汉高祖夫人吕氏妒虞姬之美貌,于刘邦登基后下令斩杀所有颜集虞姓之人。于是姓虞的纷纷改型“吴“,也算是斩了”虞“的”头“吧。这个传言是否属实,尚不得而知,不过时至今日颜集有很多姓吴的却是事实。

广义上来讲,我是海州人,因为我家乡沭阳县曾归海州管辖,直到民国。不过现在的“海州”只是原海州--连云港下辖的一个区。

我所讲的方言沭阳话( ),与连云港大部分地区相同,一般也称作海州话。海州话属江淮次方言,虽然连云港地近山东,但海州话与北方方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,临近的宿迁也是说的北方方言。参见此处

海州话,至少是在沭阳县,管父亲叫“大”。不过,现在的孩子们已经基本没有叫“大”的了,都改口称“爸”,叫“大”则是“土”的象征了。

我以前并不知道这个“大”是从哪里来的。10来岁时,看反映牛玉琴先进事迹的电视剧时,听牛玉琴一口一个“大”叫着,心想怎么她的叫法和我们这里一样啊。再稍大些,知道陕西那边都是这么叫的。

而我则奇怪,一个位于黄海之滨,一个则位于黄土高原,为什么对父亲的叫法都一样呢?再后来,看地方志时,才豁然开朗。原来唐朝武则天统治时,海州的最高行政长官,应该叫刺史吧,就是陕西人,似乎还是武则天的某位亲属。而当时作为首都的西安,乃首善之区,全国各地也莫不争相模仿首都人的一言一行。来海州做官的那位陕西人一定也会带来一批自己的亲随和家人。因此,我大胆猜测,海州人管父亲叫“大”,就是受了这位陕西人的影响。

现在的连云港是游客云集的地方,为了与外人打交道,当地人于是也开始说起普通话来。但海州人说普通话,是最难听的了。而连云港人似乎自我感觉良好,特别是市区人,更喜欢卖弄普通话,现在据说更是发展到不论对谁都是满口海州普通话了。

有一年我坐火车回家,对面是俩连云港mm,于是便用家乡话交谈起来。后来,忘记具体什么原因,其中一位mm和一中年少妇争吵起来。开始还用普通话,显得很文雅的样子。随着争吵的激烈,各种脏话开始冒出来,那位mm的普通话也随之变成了海州话。这时,我仔细听,原来这两人说的都是海州话!

20世纪初,陇海铁路就把海州与陕西连了起来。而早在2000多年前,我的两位老乡刘邦和项羽就一路打到了陕西,直到在楚汉争霸中项羽的失势。

刘邦当上汉朝开国皇帝后,其父亲思归故里沛都丰邑。刘邦为此专门下令民工在长安东风景秀丽的骊山北麓,仿照丰邑模样重建了一个丰县,人称新丰,并移丰邑居民来新丰居住。(资料来自中国陕西网)。新丰移民颇类迁居中亚的陕西人--东干人,只是两者背井离乡的原因不同,而现在的东干人尚能操一口清朝陕西方言,今日之新丰已是纯粹之陕西人了。

将来,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要亲自去陕西看看。

《我与陕西》上有3条评论

  1. 读过您的大胆假设,历史与考据往往需要这样,也许您谦虚曰拿不准,但引来更多人的联想与推理,同样是有意义的.甚至是重要的呢.很有意思的思索.感到文字里的亲且,关于"大"字我本以为只有陕西人理会呢.

  2. 嗯,不错,我也去买。可惜以前就在东中国玩了,西部南部还是很向往的,比如说云南,四川,陕西。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