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个片段

2009年9月21日

地铁十号线。两个年轻女子尖叫着在最后时刻挤进即将关门的地铁车厢,边上一位身高185厘米戴黑框眼镜斜挎电脑包的帅锅带着微笑看着她们。

当两个女生移到我附近面对面着谈话时,我发现其中一位四分之一的脸笑起来很像阿娇。等她们又换个位置时,我觉得应该收回自己的话。

2011年7月3日

戏楼胡同,道旁的民工正在煮面条,一个女人在洗胸罩,两个小孩在吹肥皂泡。骄阳似火,夏蝉嘶鸣。

2014年4月1日

曼谷素万那普机场附近的一家小旅馆。八点钟起了床,准备吃完早饭就去机场。

我在院子里的亭子边上向阳而坐,两棵芭蕉树恰好挡住了阳光,感觉不至于太刺眼。园丁正在给芭蕉树浇水,空气中有泥土的气息,还有透过芭蕉树叶斑斑驳驳的日光。

早饭谈不上好,甚至有点差。服务员长的不算太漂亮,略有些黑,脸上青春痘还没有消去。但却阳光可爱,有点像我一个高中同学。走廊里谁家孩子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,她佯怒着、跺着脚,一路把孩子撵跑了。

2015年9月7日

列车已驶入北京站,速度逐渐放缓了下来,车厢广播已宣布厕所关闭。

一直半依在男伴身上的邻座女孩已坐直起来。她穿上了一只袜子,又穿上了另外一只袜子。她穿上了一只鞋子,系上鞋带,又穿上了另一只鞋子。

对面的三个男人好像在观赏什么仪式一样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完成了这一系列程序。当女孩认真系完最后一根鞋带时,他们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,其中一个男人合上了一直半张着的嘴,另外一个男人立起身来,伸了伸懒腰。

2016年8月27日

王佐胡同,一个穿着松松垮垮粉色吊带背心的女人从四合院出来倒垃圾。我注意到的时候,她已经开始往回走,只看见她光滑的大半个背部,以及若隐若现颤巍巍的侧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