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鸭蛋的故事

刚才在超市买菜,瞥见一堆包装好的咸鸭蛋,掂起数次,又放下数次,最终放在了购物筐里。
其实我并不是非常喜欢吃咸鸭蛋,只是因为它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朋友。
1994年 ,我上初三。由于升学的压力,学校在8月就开始补课,在此期间学校又不提供住宿,最可怜的是我当时还不会骑车。所以起初是姐姐每天送我上学,直到后来张路程每天到我家门口顺路带我。
张路程,我一般叫他张小路,家就在我隔壁的村子。他爷爷是一位方圆十里八村挺有名的老木匠,我妈妈也听说过。我想,这也许是他名字第一次在因特网上出现吧。
忘记是哪天说定了让他顺路接我上学,反正后来每天早上妈妈就早早做好了饭,我吃完了就到家门前的路上等着张小路,而他也总是很准时的到达。
好像当时补课有的时候放学的很早,下午1、2点左右,于是我就又搭乘小路的顺风车回家,在经过村子后面小河时,有时我们会停下来休息休息。因为当时家里都很穷,所以都会自己带午饭。这时,张小路就会拿出早上他妈妈给他准备的咸鸭蛋,和我一起分享。那也许是我见过最好吃的咸鸭蛋了,剥开蛋壳就会冒出油来。吃起来口齿留香,在我印象里我们家是没养过鸭子的。
有的时候我们就在学校里面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,各自拿出午饭分享。
Continue reading

宣判董秀海的媒体大法官·“清华博士”不是人

转载自:http://proxy4.smth.org/pc/index.php?id=maomy

这两天,“董秀海”这个普通的名字成为网上热词,当然更热的词是“清华博士”,并且可预计的是在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,董和“清华博士杀人”将成为全国百姓街谈巷议的话题。

长假归来,我看到的第一篇有关报道标题即是:“清华博士生砸死邻居续:曾是清华优秀团干部”(青年时报)。震惊,于是搜索之。然而在浏览各方信息后,我感到失望与不平——媒体,你们有何资格充当宣判的法官?报纸、网站的有关记者编辑,你们的职业道德何在?专业素养何在?

最早报道此新闻的,似乎应该是浙江《青年时报》的“谁挡我建房我叫谁死 博士生卷入缙云山村命案”,当然原标题是否如此我无法断定,原因众所周知——中国的网站素来喜欢在转载新闻的时候由编辑“画龙点睛”地戴上最耸人听闻香艳刺激的标题。这一篇和上文中的后续报道出自记者毛剑杰、金伟锋、王嫣、柴鸿,而后被大江南北的纸媒体和大小网站,改头换面或一字不换地转载、摘编,迅速成为大众眼中热点事件。

阅读诸多报道后可得知:

1、在因建房而起的邻里纠纷中,董卷入数十人的斗殴事件,董母伤重入院,对方一人因伤致死,而后公安机关将董家四兄弟刑拘。案件仍在调查中。如报道中称:

Continue reading

肯德腿

中午到食堂吃饭,赫然见小黑板上写着“肯德腿”三字,不禁哑然失笑,及至前面的mm端着鸡腿转身时,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一帮mm更是指指点点,大笑不止。
照理说,单位大部分人员也都是所谓高知了,虽然食堂师傅水平不高,但也该耳濡目染了点吧?我甚至还在食堂外看见食堂人员每月”会考“成绩呢,不知会考是考的啥内容。去年还在食堂公告栏上看见,单位食堂居然得了中直单位评比XX名。
这样说来,食堂人员水平也还可以。可事实却并非如此,于是我天天看见食堂小黑板上写着“鸡旦大交”“红烧肥胀“”麻婆豆付“之类的菜名。
当真不知所云,呜乎哀哉!

没有理由的胡思乱想

最近我觉得很忙,每天晚上回宿舍,还没来得及洗漱,灯便已经熄了,处理不完的事情
和永远也做不完的作业永远摆在我面前。

白天的时间不属于我,只有睡梦中的那六七个小时是属于我的。梦中我可以干很多事情,没有人来问我,也没有人来干涉我。做人最幸福的一点就是可以做梦了,我常这样想。白天我们思念一个人,思念家,却因距离而无可奈何,但但夜幕降临的时候,我们会在梦中见到心爱的朋友,温暖的家。也许早上醒来的时候,嘴边还会带这甜甜的微笑。

一直我是不相信所谓灵魂一说的,但是现在却希望真的有。假若真的有,那我的灵魂一定会在晚上悄悄离开我的身体,顺这月光盘旋在我家的门口,说不定还会钻进妈妈的的梦乡。但是我怎么可以想家,怎么可以想妈妈?一遍一遍提醒自己,是该自己独立的时候了。

以前妈妈常说她在梦中见到已逝去几年的外公,当时我实在不能理解她的这种心情,现
在的我却只想哭,总有一天我也会失去我亲爱的妈妈啊!!!人生无法抗拒生老病死,
命运偏偏以捉弄人为乐。、于是我想把我的思念化做琴弦,慢慢地拨弄,低低地吟唱,让风带去给远方的家人听。假如能够,我还愿采一束月光,分做两股;撷一片云彩作踏板,作成一个大大的秋千,让我顺着它,悠悠地荡到家人的身边。

----2001年

铃声

门外有嘈杂的人声和哗哗的自来水声,这才想起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好好地写过一篇日记。从繁琐的世间到虚幻的网络空间,我的心情亦有过几许欢喜。总以为自己是个SOMEBODY,现实又将自己击得粉碎。不用为自己找什么借口,也不须发什么牢骚感慨,何须呢?对抑或不对?
二外基本上是没有铃声的,只在二号楼和三号楼那儿上下课时有一种旋律很烂的音乐响起,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流行歌曲。我所念过的小学和中学都是有铃声的。而且不是二外 那种电子音乐。我的小学就在我居住的村子,我记得一开始用来打铃的是一块废铁,是用报废了的拖拉机防滑轮。声音很响,也很悦耳,似有三日不绝之效。那时候也没有专门的打铃人员哪个老师没课或下课早,就去负责打铃。我们孩子们都认为打铃是一件很神圣的事,常在放学后或星期天时偷偷地用石头或砖块往铃上扔,听那种让我们生厌
又喜欢的铃声。
我小学毕业后,听说那个铃让人给偷走了。后来又换了另一块废铁,我见过,长的很难看,声音又沙哑,抵不上当初的那块。
初中和高中的铃都很相似,是庙里那种大钟的缩微版,用来打铃的东西也和庙里的很像。打铃发出的声音很大。举个例子,我家离初中有个七八里吧,妈妈起得早,经常能听见学校里的钟声。现在想起来,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神往的事啊!早上五六点钟,如果是冬天的话,天还没有亮。冷冷的夜空挂着一钩弯月,还有星星在眨眼,远方的一切都那么冷清,偶尔会听到几声狗叫或鸡鸣。这时一阵洪亮的钟声悠悠的来到了耳边,是不是会有一种缇醐灌顶的感觉?
然而,那个时候,打铃的声音是比较让我头疼的。因为我经常不能准确地辨认出各种不同铃声的含义。而且铃声实在名目繁多像什么起身铃啊,做操铃啊,早自习铃啊,吃饭铃啊,等等等等,不胜枚举。为了教会我们听清楚铃声的含义,老师还编了一句顺口溜,叫什么“一上二下三预备,一打六铃就站队”。这里的“六”是念成LU的音的。意思就是说,铃 一下一下的打,就是上课铃;两下两下打就是上课铃;三预备至今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因为不管是我的小学还是中学都没有三下三下打的铃声。六铃指的是那种很急促的铃声,听见了就得马上往操场上跑去迟了老师会骂的。因为这是小学老师教的,到了中学以后颇有变动,我又是一踏糊涂,初中老师教的我已忘的差不多了。
上了大学以后,极少听见那种铃声了。所以到了下课时头脑还昏昏沉沉的。以前则不同了。下课铃一响,马上睡意全消,只等老师宣布下课好出去玩个痛苦。于是我不禁有点怀念那些铃声。今年寒假在家时,和几个同学一起出去玩了几天。有一天晚上到了一个
以前很熟悉的人家里。由于天已经黑了,于是便在他家过夜。那个夜里,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,“隆然高炕,大被同眠”,颇有意思。彼此之间都好久没见面了,所以聊到很晚,睡得也很香。第二天早上还在南柯国时,突然被一阵不紧不慢的铃声惊醒,一看手表:五点半。哦,原来是学校里的起身铃。这种铃一般都是要持续两三分钟,于是便侧起身来,仔细地听,直到余音都散尽,但还觉得那铃声依旧在我耳边萦绕。想当初,我是多么讨厌和害怕那不紧不慢的起身铃啊!
---作于01年2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