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马有了新教皇

罗马教皇保罗二世去世已经18天了,群龙不能无首,今天新教皇终于产生
梵蒂冈时间19日下午5点50分,也就是北京时间20日凌晨0点50分,西斯汀教堂(Sistine Chapel)屋顶的烟囱冒出白烟,来自德国的红衣主教约瑟夫·拉青格(Ratzinger)当选为新任教皇,不过由于梵蒂冈与中国僵硬的关系之故,国内媒体似乎还没啥动静,至少sohu,sina等都没,而在baidu新闻上也搜不到啥内容。

约瑟夫·拉青格继任教皇后,就叫贝内迪克特十六世(Benedict XVI)了,他是天主教历史上第265位教皇。别信金山词霸的翻译“本尼迪克特”,一切以新华社译名为准!
updated on 15:46 新华社的译名居然叫本笃十六世,真难听!怎么这次不以资料库为准了呢?

既然是16世,难道说明此前还有15位也叫贝内迪克特的教皇?我对教皇的相关历史了解不多,不敢妄作评论。

以下是贝内迪克特十六世的一些个人资料:
Joseph Ratzinger 约瑟夫·拉青格,现年78岁。曾做过德国慕尼黑大主教,并担任已故教皇保罗二世的首席神学顾问达20年。拉青格年轻时曾是一名持改革观点的神学家,但在1968年学生运动后,转向右倾保守。

其他情况请参考大公报的报道:http://www.takungpao.com/news/2005-4-20/MW-391026.htm

看来,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短期内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改善了。

new pope

new pope

图片来自CNN

杂谈

反日游行最近遍地开花,这不,今天上海和杭州也都爆发了游行。晚上和一个在东京大学留学的同学说,在日本得小心点啊。他说还好,普通中国人没什么太大危险,不过驻日大使馆门前被人涂了油漆了,还有驻外机构收到了恐吓信。这些事情,当然国内媒体不会见诸文字,但奇怪的是,新华社居然发了关于上海和杭州游行的两篇英文稿件。是否摆姿势给外国人看,不得而知。
日本外相町村信孝定于4月17号,也就是今天访华,据说北京“爱国群众”将在这天举行示威。游行能否成功举行目前尚不得而知,但可以预料的是,如果举行了,打砸等现象是不可避免的。
抵制日货我不反对,但是打砸日本店铺或日本车等就不可取了。打了中国人的店,损失的是咱自己;砸了日本使馆或日本企业,政府还不是得赔偿?说来说去,最后还是自己买单,而且还给外国人留下不良的印象,以为中国都是暴民呢。
不仅如此,这些游行过程中出现的暴力行为不仅无助于政府对日交涉,反而可能授人以柄,希望广大群众下次上街时小心一点。
PS:小百合在海外重新开放了,地址是: http://www.lilybbs.us,原来的用户可以选择恢复id,重新填写注册单后就可以发贴了。

衣不如旧

昨天晚上,穿了差不多4年的拖鞋坏了。虽然只是一双拖鞋,但大学时代的记忆又逝去了一些。不禁有些唏嘘。
现在我还用着大一开学那天买的牙缸和肥皂盒,褥子和垫子也是大学时发的,被子去年换了一床新的。
其他的呢,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以前的痕迹了。
我是个怀旧的人,听歌都习惯老歌。
衣不如旧,人不如新。
还有什么是旧的,也许只有我自己吧,从出生那天到现在。

再谈反日游行

昨晚11点多,和几个大学同学去朝外钱柜唱歌。在经过钱柜旁边的一家日本料理店时,我开玩笑说,这是家日本店,哥们砸了它!
这当然是句玩笑话,不过在前几天全国各地的反日游行中,被砸的日本店铺却不是没有。据日本网站报道,上海还有俩日本人被打了。
于是我想,如果某天很不幸台海爆发战争了,诸如钱柜这样的台资企业是不是也要被义愤填膺的爱国群众砸呢?
游行在中国,从来都是件稀罕的事儿,当然国庆之类的庆典除外。因为游行稀罕,上街的人自然也是鱼龙混杂。激情的学生们很兴奋,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也痒痒着呢。99年美国大使馆被砸时,我并不知道。因为电视只播放了学生抗议的镜头,后来北京上学才知道美国大使馆整个被墨水瓶污染了。还听说,当时墨水瓶都一箱一箱的运过去。
在日本入常这件事上,国人不同意,政府也需要大众的这种民意来给日本和国际社会施加压力。于是放松一下,让大家逛逛街,要不憋久了也会憋出病的。

嗯,有些话不必说的太多,否则会出问题的。

P.S.:刚才看日本电视台,得知日本防卫厅网站被攻击,不知道是不是国内的“红客”们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