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年的一些回忆(1)

2004年的一些回忆(1)

2004年我回了两次家,第一次是因为2年没回家了,特地在国庆节时请了假回了一次。本来国庆节大家都要放假的,但是我们单位能给我4天让我回家已经很不错了。回家前许多次想象家里的模样,有种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的感觉。
在上海打工的姐姐听说我要回家,也放弃了加班准备回家,这样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!堂弟小楼也发短信说姚 回家看看我,还说要带他未来的老婆让我瞧瞧。这小子,虽然年龄比我小几岁,却能说会道的,我还没lp呢
-_-。
虽然返乡的火车并不快,但思绪早已飘到无数次梦见的家门口。到了火车站,因为拿了两个大箱子,中巴车挤不上,不得已找了辆桑塔纳,50块钱送到家。

天还没怎么亮,借着来往车辆的灯光,我一直盯着车窗外的景象。这难道就是我梦中思念无数次的故乡?2年不见,一路上的村庄还是老样子,不过公路都加宽了许多。到我家的那条土路也修成了水泥路,虽然妈妈早就告诉了我,但自己亲见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蓦地,看见路边有一个人很像我爸爸,待车过去1秒不到的时候,我才反应过来,于是赶紧叫司机停车。我还心想,这么早爸爸就出来等我,天气这么冷,赶紧让他到车里来,我们一起回家。爸爸似乎一开始没认出我,直到我喊他才走过来。我说上车吧,他很诧异的样子说,你现在就在家门口啊!

是吗?我居然已经认不出家来!再仔细看去,我走的时候家门前的树刚刚种下,现在已经有小腿粗了。唯一不变的还是那颗从小就陪伴我的小槐树,也许现在应该叫它老槐树了。

在家只过了3天,还没来得及回得过味来,就不得不返回北京。走之前,看望了年迈的奶奶,她当时身体已经开始不好。只是我没想到,这之后,我们祖孙二人竟永远不能再见面!

11月底,家里就告诉我奶奶不行了,问我到时候能不能回去。当时我正上夜班,调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只能等奶奶过世,我再参加葬礼了。一种无可奈何的伤痛。

堂弟闰生在奶奶去世前回了趟家,也算是种安慰吧。

12月初奶奶过世,我再次回家,这次呆的时间比上次长,8天。只是再长又有什么意义?

前不久给家里寄了1000块钱,我告诉妈妈,把家里那台已经看了10多年旧黑白电视换了。后来我再打电话回家时,妈妈告诉我电视已经买了。我听得出妈妈很高兴的语气。

只要父母高兴,那我还有什么其他索求呢?

古人云,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我漂在北京,浑浑噩噩,什么名堂都没做出。有愧,有愧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