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死的!

昨晚没睡好,1点都还没睡着,今天又接着上班。其实昨晚10点多就关了电脑,洗洗准备睡了。11点多接到堂弟短信,然后就睡不着了。

堂弟小我一岁,现在苏州打工。他一个朋友最近被苏州当地一户人家看上,准备招为倒插门女婿。但有一个条件,以后孩子随母亲姓。我堂弟的朋友想必家也是农村 的,做倒插门女婿在农村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,而且孩子姓不随父亲,很让这位兄弟的老爸愤怒,认为祖姓不可改,否则有辱家门。

可是,现实无疑是残酷的。我堂弟这位朋友虽然并不愿意自己孩子随女方,但一辈子打工也未必能有啥出息。如果做了倒插门女婿,虽然面子上可能有点过不去,但 这一结婚,就等于少奋斗几十年啊。从此跳出农门了,儿孙后代也不用那么辛苦。于是,他就犹豫了起来,于是他就向我堂弟求助。

其实,不止是他,通过婚姻改变自己无疑是许多人改变生活最快捷的手段之一。在户口制度还及其严格的20多年前,许多农村姑 娘梦寐以求的就是嫁个吃商品粮的城里人,而城里一般人谁又看的上她们?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了,商品粮不再那么重要了。但工作挣钱依然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, 户口依然是大部分城市用来限制外来人口的手段之一。

有报道说,现在许多女大学生在毕业时忙的不是找工作,而是去相亲。为的就是找个事业有成的。以后不用那么辛苦。而对于我这种没北京户口的人来说,如果以后娶的或嫁的人还没有户口,就意味着孩子无法享受当地一切待遇,即便上小学也得交一笔高额的借读费。别人差多少。但一方面是自身成绩不大好,另一方面我叔叔家4个孩子的现实也不给他太多机会。

想一想啊,真该死,该死!宪法规定的工农联盟都让金钱吞噬的几乎只剩一张封面,而这背后还有多少的隐忧!

所谓的中华复兴、所谓的盛世,在世人的喧嚣中叫嚷。一切,不过是场春梦罢了。我,也许会看到所有一切破灭的一天。

《该死的!》上有2条评论

  1. 虽然现在还在学校,但我有时也觉得社会真的是很不公平。
    我自己是男生,但我认为有些女孩子那么想也是很正常,毕竟女孩子在社会上要想有所作为要付出更多,可能不止是在中国吧……
    这个肯定不是一下就能改变的,但是还是希望自己国家会好起来,不要那么悲观啊。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