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回忆(18):村里有了条水泥路

村里有了条水泥路

不知是哪位名人说的,这个世上本没有路,只因人走多了才变成了路。路对每个人来说都不陌生,闭着眼也能想象出来,可我们村子里的路,如果你没有亲自见识过,你很难想象出来的,很特别喽(70年以前)。

解放前,我们村是一个“土围子”的村落,围子四周挖了二米多深的壕沟,那是为了躲避战乱和土匪的骚扰所形成的。

那围子里,家连着家,家挨着家,这里三家,那里两家,完全没有什么章法,全盖糊涂了,那个门朝东、西、南、北各个方向都有。

那房和房之间的路,人只能扁着身子才能过去,宽处也不过三、四米,整个村子就像一座迷宫。那些小商小贩挑着担子进了村子,都转迷惑了,稍不留神就钻进了又窄又长的死胡同,甚至走近别人家的家院子里去了,在想走出村子,没有村里人指引还真难走出来呢。

到了六十年代末,人口极度膨胀,村里再也容纳不下那么多的人了,村里就把邻近村边的一块大田地划给需要盖房的村民,村里人口逐渐减少,村里人经过互相调整宅基地,逐渐把房子改为坐北朝南了,相应打通了很多通道,于是每家门前就有了比较通畅的路了。

有句话说,“十年大路变成河”,我们村有条通往集镇约七八里的路,一路弯弯曲曲,不到一里路就有一个弯,真是九曲十八弯,也许被人走多了的缘故,泥土被人的双脚一点一点的带走了吧,那个路比地面要凹下去约五六寸深,到了下雨时那个路面变成了小溪,要想赶个集,只能打着赤脚深一脚低一脚摸索着走路。

我们这个地方又是一个干又“琅锵”(硬)湿又粘的土质,逢到雨后,如果你想串门子,或外出,那你就必须穿水鞋或打赤脚,如果你穿着布鞋走在那雨后的泥地上,一脚下去整脚面都陷进去了,你再想拔上来,那你的布鞋就得留在泥里了。

不是说,要“想富先修路”吗,七十年代,扒了很多条路,可那是那都是土路,到了雨天,那车辆根本不能到村头地边的。村中的干部逐渐意识到这种情况,到了九零左右,村里干部利用当地的土资源,动员村民们拾砂礓,并请来了乡里的压路机,筑起了好几条比较宽大的砂石路,从此,出门就打赤脚的尴尬局面没了。

到了04年,省里有一个援助苏北扶贫工程,叫做“村村通”工程,每一个村子都铺上了水泥路,村与村之间都相互串起来了,各种车辆畅通无阻,那各种农产品也源源不断输送出去了,老百姓得到了诸多实惠,我们也从此告别了泥泞路,走在那既宽阔又舒适的水泥路上,从此,那个水鞋店关了门,村民们自然喜在心里,乐在眉梢了。

《父亲的回忆(18):村里有了条水泥路》上有2条评论

  1. Pingback: 陈双叶
  2. Pingback: 陈双叶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