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回忆(19):打清工

打清工

说起来,打“清工”这个事,是农村人的都还不陌生,特别是六、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应深有体会。“清工”活,是一种互助形式的,只管酒饭,不计报酬的活。

土地到户前,我们这个地方,需要互帮互助的活很多,就说盖房子吧,那个时候各家各户房子都是泥坯草房,从开工到竣工需半月余时间,这个活就不是一家人能干的。

拿“和泥”来说,在一个直径四米左右,挖约一尺深左右的泥土,加上适中的水和碎草,由牲畜和人把它搅成浆糊状,然后,还要用爪钩(用于翻泥的两齿长柄工具)来回翻动,没有好的体力,爪钩刨下去,想拔上来,就不知要费多少气力了,就是强劳力也累得气喘嘘嘘,这个活没有人帮忙是不行的。

而那“缮房”(在屋顶上铺草)是一个技术活,更需要很多人了,如果当天不把他缮上,遇上个不稳定的天气,将给你带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当天必须竣工,铺的是否均匀,漏雨与否,都在那每个人的双手上了。

从开工到起工共要找十几回人,每次需要十人左右,所以说,凭一家之力想盖几间草房那是不可能的事,那就需要找诸多人帮忙。

找人打清工,如果你人缘好的,一回不拉的跟你做,人缘不好的,第一次碍于面子,当第二次找到时,就推三阻四,各种借口都有,就是不跟你干。
那时请人干活,一般都是三顿饭(我们这个地方一日两餐),早、晌只管饱,到了晚上这一顿那就像样的了,八碟八碗,好酒好饭,主人一定要陪客人喝两盅,感谢各位辛苦,顺便邀约下一次再来帮忙,如果招待不周,当面就婉然拒绝了。

如果你是个巧手,经常帮别人打清工的,一旦家中需要清工活,那找人就不犯难了。别人请你打清工时,你推三阻四不到场,当你需要人的时候,再请到某人时,自然也就“客观原因”都来了,断然不会跟你做的了。

红、白事,那就更需要人,一般要忙两三天,根据红、白事大小,需要帮忙人员在20~~40人不等,忙喜事的人却有客观原因的,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可以借故离开。

丧事万万不可,如你借故离开,闲人就会说,谁家能常老人(死人),以后,他家要老了人,就让他自家忙活去。所以说,丧事请人帮忙,绝对没有回绝的话。

土地到户后,红、白事还需要请人打清工,帮忙人不会索取任何报酬的,其他方面的,和以往就不同了,主家不但要管饭,对报酬也在讨价还价,双方达不成协议就拜拜,那种互帮互助一片人情的清工活再也没有了。

《父亲的回忆(19):打清工》上有1条评论

  1. Pingback: 陈双叶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