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深夜食堂

1995年中考,差了8.5分,没钱去全县唯一一所重点中学–县中,也没报城里另外两所稍差一点的中学,最后去了隔壁镇上的一所高中。关于这所中学,以前写过很多,不再赘述。

总而言之,这所中学现在已经砍掉了高中部,初中部也只有几十人,不得已把镇小学几个年级合并了过来,才勉强办学。

但在我们那个时候,学校里六个年级,应该有一两千人。

男生宿舍是个┍形的院子,里面都是平房。大的宿舍住了二三十人,小的只能容纳三四人。至于谁住哪里,似乎全靠先来后到,学校并无安排。

学校里住了一位退休老师开了个小卖铺,和男生宿舍区在┍形的角落处就隔着一道墙。于是他就把那道墙打了一个小洞,方便自家生意。

每当男生们想买东西的时候,就对着洞口吼一嗓子,然后把钱递过去,那边就过来各种假冒或正宗的袋装海飞丝、飘柔洗发水,方便面,或者暖水瓶—这也是这个洞口所能容纳的最大物体。

开店的退休老师姓胡,儿子不住这里,有个读小学的孙女。每天晚上,住宿的男生下了晚自习之后,会到胡老师家的小卖铺,买一包泡面。

大多数时候,我们吃的是买几毛钱的、只有一个调料包的三鲜或五鲜伊面。偶尔会有人吃奢侈一些、卖差不多一块钱的有酱包的炸酱面。有的人什么也不买,就坐在那里看电视、下象棋、侃大山。胡老师也不赶人, 他的孙女就坐在边上安静的写作业,或者帮他爷爷奶奶收钱。

和初中各家老师开的小店不一样,胡老师的店概不赊账,因此我也就免却了初中时吃了一堆却没钱还的尴尬。

说起来,胡老师今年该差不多80了吧,她孙女也应该早大学毕业了。现在学校都快没了,听说他也早回老家了。

发布者

doubleaf

doubleaf Chen, 1981年底出生于江苏省,现混迹于北京,从事霉体业。整日碌碌而无所获,感慨岁月之似水,然无可奈何。 关于网志:本站域名:doubleaf.com (Since November 2004) 以本人原创为主,未必迎合所有人的胃口。主要以翻译、国学、新闻、回忆和亲情等为主,鉴于目前现状,尽量避免政治话题。 Wap版访问地址:http://doubleaf.com/wap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