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blogs

干煸豆角

春节期间,父母来京小住一个多月。北方室内有暖气,相比潮湿阴冷的南方老家舒适许多。虽是蜗居,老人住的倒也习惯。

每天母亲做饭,下班后我到家就能吃上热饭。周末双休,便带他们出去走走。只是不管什么话题,最后总能扯到我找对象结婚的事情上。

母亲做的菜非常清淡,固然这部分是我要她少油少盐的缘故,更是老家菜本就如此。

老家历史上先后隶属南直隶淮安府和海州直隶州,当地菜风味也介于徐海菜和淮扬菜之间。不过,整体风格更偏淮扬菜,不似徐海菜偏咸,更几乎没有辣菜,遑论麻味。

有一道辣菜,叫做红辣椒炒小干虾,可以说是最辣的。但这道菜是家常小菜,上不得席,而且其辣度放在川菜里,只怕会引来嘲笑。

我读中学时,老家并无外来菜系,因此在我18岁来北京之前,从未见过川菜,父母也如是。

春节之后某个周末,天气已转暖。中午带他们去吃完烤鸭后,想着此处距我母校不远,便顺便去了一趟。

20年前我来读书时,母亲并未同来,因此这是她第一次来我母校。她边走在校园边感慨道,没想到还能来儿子母校看看。父亲虽然不是第一次来,但母校建起许多新楼,早已物是人非,连我大学宿舍楼都早被拆掉重建。

路过第一食堂时,我指给父亲说,还记得这里吗?就是在那里和表哥一起吃了一顿饭。

父亲早已不记得食堂长什么样,但还记得那顿饭我们点的菜都是麻辣无比,我们三人几乎无处下筷。

那是我第一次吃干煸豆角,想必也是父亲第一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