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blogs · 游记

桂林三日(龙脊梯田)


第二日:龙脊梯田

车顺着盘山公路,蜿蜒盘旋,一直到了再也不能开的地方,我们便停了车。Z下车买了两双简易雨靴,每双20。我则从车里拿出Z之前在北京就在淘宝上买好的雨衣,套在了身上,似乎也是每件20。 

可能是我新鞋子的原因,费了半天力气才套上简易雨靴,鞋舌还大喇喇的敞在外面,似乎在嘲笑我。Z则丝毫不费力就套上了雨靴,尽管我们的鞋码一样。

我们特地给司机H也买了一件雨衣,但他没穿,只拿了自己车里的一把伞。他也没要雨靴,只是换上了放在后备箱的一双旧鞋。

H是我们的大学同学,也是我的宿舍老大。我已经十年没见过他了,他和Z已有15年未谋面。除了我发际线日渐攀升之外,这么多年来,我们其实都没有太大变化。

H君大学毕业后,从北京回到了老家桂林。这么多年来,曾做过大学老师、旅行社导游、公司职员、翻译,还到过非洲、缅甸支过边,人生也算是跌宕起伏,多姿多彩。为了给我们当导游,他这次特地从七百公里外的工作地百色赶了回来。

至于Z君和我,毕业后则一直留在北京,还曾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过几年。

刚刚走进寨子大门,就有一位中年妇女迎了上来,要带我们去她家的饭店吃饭。我们没有应允,但也没有回绝,只是顺着蜿蜒的山路往上走着。

这里其实已经不能称作是“山路”,因为长期旅游开发的缘故,路上都铺了石板,边上是旅游景点常见的商店,卖着牛角梳之类不知所云的纪念品。可能是因为下雨,游客并不多,许多店也并没有营业。

越往上走,地形越发陡峭,纪念品店不见踪迹,山民开的旅店和饭店多了起来。很多房子是纯木结构,也许是更加方便从山底往上运送吧。

这个季节来桂林,肯定不能说是好时候。在这个糟糕的季节,我们选的日子又恰好赶上了全国范围内的降温和阴雨。Z君其实一周前就开始休假,但为了等我才赶上了这烂天气。而我,十多天前还没想过来桂林旅游,只是突然发生了一些人生的变故,为了散心就和Z君一起出行。

桂林我当然是从小就知道了,无论是小学课本里的《桂林山水甲天下》,还是后来中学时期一首曾经传唱一时的《我想去桂林》,都非常的耳熟能详。但我没想到的是,我居然以现在这样一种心态,来到了桂林。

刚出桂林城的时候,我们就在嘀咕这雾能不能散去。没料到的是,进了山里,雾气越发大了起来,甚至达到了几米之外不见人影的地步。

到了一处观景点,极目远眺,什么大美梯田,什么潺潺山涧,可谓一片茫茫皆不见。只能隐约瞅见黑魆魆的树梢,仿佛在汪洋里挣扎的小船。

从山底就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位中年妇女还在边上,去我家吃饭吧,她说。这个时候,我们都已有些气喘吁吁,她竟似乎毫无异色。

她家的饭店倒是不远,但都是露天座位,于是她又把我们带到了她兄弟开的饭店。

这家饭店倒是很气派,纯木打造,看起来是新建不久的。刚一走进大门,就看见一位少年坐在的火盆边跟着录音读英语。

少年的发音不很纯正,但比我当年却可是好很多。我们三人都是英语专业出身,目睹此景、耳闻此声,不禁相视一笑。

没过多久,少年就背起书包走了出去,他的父母(姑且这么臆测)则为我们准备午饭。

少年有个妹妹,两三岁的模样。妈妈在烤竹筒饭的时候,她一直跟在身边。

和男主人聊天,得知这家店果然新开不久,他们在山底还有一栋老房子,但现在基本都住在这边。

这顿饭吃的不大安生。我们坐在窗边,每见云雾稍稍退去,就立刻跑到上面的七星伴月观景台拍照,生怕错过良机。中间倒也的确看见梯田的庐山真面目,虽然远景还是雾气氤氲,但也算不虚此行。

吃完了饭,H君就带着我们去另外一处观景点。雾气更大,山路也更加崎岖,山间梯田偶露峥嵘,大多时候羞羞答答不肯见我们。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,终于走到了传说中的九龙五虎,Z君的雨靴都磨破进水了。此时雾气更大,感慨运气太差,于是去边上茶楼饮茶暖身。

茶喝了一个多小时,中间无非聊天、叙旧和八卦:谁又换了新工作,谁出国了,谁离婚了,如此等等。

坐的有些乏了,尿意渐起,于是起身离去。和Z君在厕所还没提上裤子,就听见H君在外面大喊“快出来”。迅速抖干净后,我们走了出去。此时神奇一幕发生了,雾气居然散去,梯田露出了真面目。更神奇的是,片刻之后,雾气又弥漫上来,淹没了层层叠叠的梯田。

龙脊梯田
龙脊梯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