泸沽湖

文/2020年10月29日

本来打算今天下午两点半离开泸沽湖,已经想好上午先坐船登里务比岛,然后徒步从大落水村到附近的三家村,全程大概两个多小时。

九点多起床后,懒洋洋的在民宿吃了顿早餐。快十点在码头登记了姓名电话身份证,准备凑齐七八个人就发船。

结果刚刚等来两个小姑娘,司机电话来了,说因为丽宁公路塌方,所有丽江开来的车都被劝返了。只有一辆昨天晚上就到的车,可以提前到十一点多回城,否则今天可能就没车了。

思考了十秒钟,遗憾的取消了登里务比岛的计划,匆匆回民宿拿行李。

这间民宿是四川一对小情侣开的,大概去年底他们接手,结果没几天就赶上了新冠疫情。

民宿正对着泸沽湖,但中间还隔着一大片玉米地和村庄,只能勉强看到“一线湖景”。

女老板说,游客都喜欢住湖畔的宾馆,他们这种不在湖边的生意不好做。“但我们家干净”,她补充说。

今天女老板似乎出门办事,一个上午都没见人影。离开民宿的时候,男老板一直斜躺在沙发打王者荣耀,客人走了也不见起身,早上的米线也比昨天女生做的少了一个煎蛋。而且昨天的米线还有土鸡肉,女老板还特地强调是刚买的土鸡。

民宿里养了一只四个月的柯基,见到客人就爱往身上凑。

“不要给他喂东西吃,它太小还不能吃。” 早上在我吃那个没有煎蛋的米线时,柯基跑到了我的脚下,男老板特别叮嘱说道。

昨天女老板倒没有嘱咐我这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