逝去日子

今天整理了一下以前的东西,居然有一些发现。

我从1995年底开始写日记,当时读高一。其实小学时候也写过,但那是老师要求的,里面尽是些编造的东西,不能叫日记的。

这是当时买的日记本。无论在当时或是现在,这都是一本很老土也很过时的日记本了,至少我小学(大概1991年)时候的日记本就比它要高级许多。

日记内容没啥新奇,大多是今天发生了什么,要好好学习之类的。流水帐很多。我发现日记本里藏着这么一个东西,让我很是惊喜。

这是当时我们办的文学社的刊物。所谓刊物其实就是打印出来的一张纸罢了。初中时候,我也和另外一个同学办过。当时,初二年级最早办文学社的叫“星星草”。后来我的同桌干脆办了一份就叫“一把火”,哈哈。可惜我们的火早早就烧尽了,星星草好像还持续到了初三。

上面这两张图是第二和第三期,第一期是我手刻钢板再油印的,我没有保留下来。这两张是请人打印在蜡纸伤,再用学校油印机打印出来的。当时条件比较简陋,资金也缺乏。不过话说回来,1996年的时候中国又有几个人知道电脑啥样呢,何况是在农村?我当时就看一蓝蓝的屏幕,打印机也觉得新奇的很。

第二本日记,本来还有封壳和锁的,不过我都扔了。这本日记本和我初三时候买的差不多,无论纸张还是页面设计。初三那本花了10多块,这本好像便宜了1、2块。我那个心痛啊,1996年的10块钱。

高二时我15岁,地处穷乡僻壤,没啥新鲜玩意,就在日记本里贴满了明星的不干胶贴纸。这是周慧敏,当时许多少男心中的偶像。

高二时候我性格有些特立独行起来,当时开始爱好文学,写过一些我现在看起来莫名其妙的文字。比如这篇

1996年10月31日 星期四 雨
人活在现世是无所谓生死的。但百无聊赖者则生无所谓,死亦不足道。然而生亦可活的
有此意义,然则百般挣扎中的我求不出一声哀叹。却欲无言,想在希望的苦海边抓到一
根树枝,以求得以明于世人。可是命运之神仿佛未曾垂青怜惜(我)一样 ,却又把一生
的哀叹远远地留在了后头。一或间,沧海都变成桑田,我则早已不是我,而那个所谓希
望或许亦破灭,然则有的还是希望。于是乎。我徘徊在十字街头,看着那两条通往什么
地方却又未曾向往的路。 (这就是我开始写的莫名其妙的东西了,里面有很多病句 ,
刻意模仿鲁迅的“然则”,我现在都看不大懂了。:– ))

岁月,它就这样过去了。

《逝去日子》上有3条评论

  1. 哈哈,太亲切了~

    我也有这样的日记本,一本写日记一本记初中留言了……还有高中的校报,是用写完的油笔芯在蜡纸上刻的版……还有贴画本子,歌词抄,以及这种内页花里胡哨的留言(日记)本……那时可流行了~

    握手握手~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