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3年

图片来源: http://www.997788.com/pr/detail_115_26764807.html

1993年,也是一个鸡年,我的本命年。

这年除夕,一位长者来到北京郊区房山窦店村,给村里一个小孩送了一只毛绒鸡。两个月后,这位长者成为国家主席,正式三位一体。之前的国家主席叫做杨尚昆,想必今天许多小朋友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再往前的国家主席叫做李先念,邓小平从来没坐过这个职位。

24年后,当年报道视频被重新翻了出来,这只毛绒鸡又重新走红,并被成功复制。

1993年1月,初一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。我没能延续期中考试年级第一的辉煌,滑到了年级30多名。我开始喜欢玩魂斗罗、坦克大战,开始懵懵懂懂喜欢女生。

那一年1月20日,比尔·克林顿宣誓成为新任总统。24年后的同一天,另外一个克林顿本有望站在同样地方面对大法官念着誓词。但功亏一篑,胜利的人不是她。

那一年,银河号事件闹得沸沸扬扬。那一年,对华最惠国待遇依然是国际新闻头条。那一年,大街小巷流行的依然是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,戏说乾隆的主题曲依旧传唱。

那一年,汪辜会谈在新加坡举行。之后不久,这件事被郑智化写进他的新歌《大国民》,收录在专辑《落泪的戏子》里。但在当年,我并没有听过这首大国民,那会儿流行的还是他的星星点灯和水手。在他那张《落泪的戏子》专辑里,还有一首歌叫做《凤凰花》。我后来学了很久,想象在各种离别场合唱起,但最终还是没有机会。

那一年,另外一位歌手Beyond主唱黄家驹在日本不幸身亡。但当时身居乡下的我并不知道这个消息,直到几年之后我每天哼着蹩脚的粤语光辉岁月时,才有人告诉我。

那一年,电视上每天每夜播放着宣传广告《开放的北京迎奥运》和电视剧《我爱我家》。那一年,诗人顾城在新西兰砍死妻子后自杀。那一年,曼德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。

那一年,冯巩和牛群在央视春晚拍卖起国足主教练施拉普纳的头发。也是在那年春晚,毛宁一曲涛声依旧 唱响大江南北。

那一年的我,只是一个在偏僻小镇读书的少年,对未来有种种憧憬,却无法预料今天的我。

又是一个鸡年,我还是对未来有许多憧憬,但我一样无法预料明天的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