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邮·汪曾祺

I Love 高邮
I Love 高邮
图:高邮大运河故道
文游台内汪曾祺纪念馆之汪曾祺铜像

我一不小心住在了高邮最繁华的一条街上,出门右拐就是摩肩接踵的步行街,左拐几十步就是一个十字路口,路两旁有一家苏果超市、一家金店、各种手机店、服装店以及一家肯德基。

商家们在门口摆出最大的音箱,调到最大的声音,播放最潮的音乐和最酷的叫卖声:这是一个县城CBD的标准配置。

高邮市政府正在修建汪曾祺文化特色街区
高邮市政府正在修建汪曾祺文化特色街区

汪曾祺故居

竺家巷9号–汪曾祺故居

汪曾祺故居内之一片狼藉
汪曾祺故居内之一片狼藉

从酒店出门沿傅公桥路向北,到人民路再折向西,步行不到十来分钟,就是竺家巷9号–著名作家汪曾祺的故居。

汪曾祺曾写道:“我们那个家原来是不算小的,我的家大门开在科甲巷,而在西边的竺家巷有一个后门。我的家即在这两条巷子之间。”科甲巷就是现在的傅公桥路。

如今的汪曾祺故居是一栋一层半小房子,老照片上没有半层,可能是后来加盖的。根据汪老的文章判断,这个故居只是旧宅后门的一间偏房,汪曾祺估计根本没在这里住过。

据说原本汪曾祺故居还有他的弟弟和妹妹一家在住,但我来的时候,高邮市政府正在修建汪曾祺文化特色街区,故居东侧和北侧许多房屋已被拆掉,一片新建筑正拔地而起。

透过故居的窗户看进去,里面一片狼藉,客厅里斜放着一张旧沙发。

至于传说中的汪老弟弟妹妹不知道搬到哪里去,只在故居对面看到一位老人躺在椅子上,没敢过去打扰。

高邮-大淖巷
高邮-大淖巷

从故居斜对面的大淖巷步行往北几分钟,便是汪曾祺作品《大淖记事》中的大淖。如今大淖只是一个大点的池塘,不复汪老作品中“颇为浩渺”的场景,也不知道小锡匠和巧云在哪里相会。

这里现在是大淖河人口文化广场,行人罕至,偶有几个垂钓人。广场往西有一家酒厂,空气中不时传来酒糟的味道。

  • 高邮人民路之街景
  • 高邮人民路之街景
  • 高邮人民路

汪曾祺故居后面的人民路就是他作品中曾提到的东大街。中国许多城市都有一条人民路,一般是当地最繁华的街道。高邮的人民路却出乎我的意料,走在路上,恍惚有种回到八十年代的错觉。不过,两旁倒有不少市级保护建筑。

高邮-大运河

大运河

高邮湖

高邮湖

沿着人民路一直往西走去,便是大运河堤。汪老在作品中说,站在河堤上,可以俯瞰堤下的街道房屋。

高邮大运河御河堤

我顺着石级爬上了汪老笔下的御码头,着看大运河上来往的船只,想起中学时期学过的另外一位高邮人王西楼的散曲:朝天子·咏喇叭,却忘记了回头俯瞰高邮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