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事几件

去年底的时候,老家村里向我们这些在外的人募捐,说要修一座牌楼,我被募捐了五千大洋

前一阵,这座牌楼终于修好了。但是,修好还没几天,村里就连续死了几个人,其中一个还是我小学同学,才40出头。于是大家纷纷议论这牌坊位置选的不好,影响了风水。


前两年开始用电动牙刷,第一个是屈臣氏电动牙刷。用了一年坏了,直接扔了换了个贵一点的飞利浦。屈臣氏牙刷的充电器放闲鱼二手网20块钱卖了,顺便还送了一个牙刷头给买家。

这个贵一点的飞利浦今年开始又有各种问题:动不动突然就半夜自己震动起来、开机五秒就断电、充电时不断震动。于是怀疑电动牙刷厂家是不是都有某种阴谋,比如质保期到了之后就坏掉。


联系了飞利浦,结果客服说已经过了包换期,只能给修。地图搜索发现一个维修网点就在家附近。在给前台说了什么问题之后,还在头疼如何让人家相信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是真的,结果放在桌子上的牙刷争气地自己震动了起来。牙刷送修需要两周,本来还在头疼这中间该怎么办时,结果客服在记录了各种序列号和购买单号之后,直接换了个新的给我。本来我还以为那个放在桌子上的电动牙刷是给我临时用的。


现在买个收音机,都要被年龄歧视:京东上几乎所有收音机都带着“老人”两个字。忍着被视为老年人的歧视之后,花六百多大洋买的德生收音机昨天到了,结果马上就发现问题:液晶屏里有个线头。

昨天是非常不顺的一天,除了收音机的瑕疵,买的小米煤气探测器不是我想象中用电池的,买的汉堡王外卖少送一杯可乐。愁死我了。

在联系了店家之后,汉堡王给我补了四杯可乐、一袋薯条,更愁死我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