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iniscent

我的姐姐

姐姐大我四岁,2001年初嫁了人。现在她的孩子已经快1周岁了,小外甥很可爱也很调皮。我有一天去姐姐家,刚刚抱起他几分钟就尿了我一身。
现在姐姐的生活可以说是有了某种意义上的依靠:守着丈夫,带大孩子,再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的身上。

reminiscent · weblogs

缩水的理想

今天的风很大。
就是这样的风,一吹十多年,吹绿又吹黄了田野,也吹走了我的理想。有时候,在梦里我会梦见我的年少时光,脑袋里充满好奇心的时代。那个时候我的理想仿佛吸足了水,鼓鼓的,胀胀的,甚至还带有清新空气的味道。
然而,一年又一年,就是这样的风,不断地从我身边吹过。于是我发现我的理想正渐渐缩水,甚至已经快干瘪了。看着它那皱皱的模样,就算再让它回到清涩的岁月河水里浸泡,想必也不会再鼓胀起来。

reminiscent · weblogs

写春联的往事

刚才洗澡的时候突然忆起儿时写春联的往事,于是匆匆洗完,趁记忆还没完全散去,写一篇小文。
约莫是小学5年级的时候,爸爸逼着我练毛笔字。起初我是很觉得不爽的,因为当时冬天,很冷的。不过也没办法,只好勉为其难的练了。
我当时临摹的是柳体,柳公权。大体上是摹他的神策军碑和玄秘塔碑,没多大意思。当时练的还算认真,只不过只练了一个寒假就告完结。我不是能耐下心来练字的人。

reminiscent · weblogs

麦收季节

这是一个我无数遍提笔,又无数遍放下的题目。至少一年多前,我就在心中打了腹稿,然而直到今天,我也没能写出一篇有关它的完整的文章。

麦收季节已经离我远去了。在我的脑海中,已经开始漫漶,马上或许就找不到踪迹。趁着还有印象的时候,赶紧写出来罢。

麦收季节早已过去一个多月了,而我不见麦收已有四五年了。麦子一般在6月初就成熟,然后开始的便是繁忙的麦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