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miniscent · weblogs

复活节的头发

四点多钟从东大桥下车后,迎面扑来一阵有点寒意的风。都说北京冬以后便是夏,怎么都四月了,还有这样的风。同行的还有另外四个人,三个是女孩,两个有着不算短的头发,微风轻轻吹过,她们的头发轻轻拂动。这时我想起张岱在他的《夜航船》中记载道:风神名封十八姨。从她的名字上看,风神一定是个女性了。那么我想她一定有着姣好的面容和长长的头发。

reminiscent · weblogs

初恋情怀

——假若它还算初恋的话,那么就让这篇帖子将它埋葬在第9999层地狱吧!
曾经我爱过一个女孩,或许用喜欢这个字眼更加适合,那个纯真的时代有什么资格来谈
论爱情?爱她爱得很深,但却不知道这份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这正如家乡夏季的梅
雨,密密麻麻,一下就是好几十天不见太阳,虽然我能明确地感到这雨的存在,然而我
却说不清是哪天开始满天阴霾的。

reminiscent · weblogs

青涩的爱情 

我的伊人哪
你是否还在水的另一方
为我黯自神伤
过去的岁月早已随着喜怒哀乐一起湮灭
只是我依然在为你碌碌而忙
早已忘了年少时的梦一任它消散在氤氲的雾气中
丧失殆尽了那份凌云的壮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