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blogs

关于春天的一些记忆

一般来说,我认为北京是没有春天的,因为前天就在我还穿着羽绒服时,在西单居然看见一个清爽的mm穿着短裤加拖鞋!当时虽然我带着数码相机,但又怕被人误当流氓痛打一顿,所以还是没敢拍下来。
我生在江苏北部的一个小村子里,家乡四季分明,每年春天来了就杏花开完桃花开,还有我最喜欢的油菜花。
有时候和妈妈一起到田里,看荠麦青青,还有腾腾的热气从地表浮起。妈妈说,这是地气,天气热了就会从地下冒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