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肖的前世今生

我一直以为,老肖的前世应该是古希腊某位不得意的孤独哲学家,或者中国深山里某位得道但却不为人知的高僧。不知道为什么误落到这尘网里,然后便是一生的不得意与郁闷加上惆怅。

老肖与我同屋差不多3年,除了中间一段时间因为毛毛和他换过宿舍。

至今还记得大一刚开学那天,也就是1999年9月8日下午4点多,老肖穿着一双看起来应该是冬天穿的皮鞋,出现在宿舍门口。我爸爸当时还问他,从海南到北京火车要多少小时。他淡淡地说,我是坐飞机的,差点当时让我厥倒。一个宿舍都是坐火车来的(除了北京的allen),就连从广西来老大也是火车,这哥们行啊。

然后就住在一个屋里了,老肖可以说是宿舍里我最先熟悉的一个。因为第二天下午,我就和他一起到附近的三间房邮局去存钱了。他们海南在二外的人多,他也是跟着一个师姐老乡去的,同去的还有一个日语系女生。路上他们说着方言,我一个字也不懂,那天,我差点郁闷的去死。

凯恩应该还记得,开学没几天,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学校,一开始的时候我记得好玩。但是后来一直走到管庄了,我发觉无趣,又不知道去哪儿,问老肖。他说往前走就是了。郁闷的我于是说,不走了。你们自己走吧,我回先。然后我就回去了,不知道老肖和凯恩走到了哪里。

住在一起才知道老肖是个很有个性的人。也许是太有个性,思想的方式和我们大家都不一样。摩擦来了,吵架多了,据不完全统计,4年内老肖和宿舍里的每个人都吵过,包括他后来搬的那个寝室。吵架的原因很多,有时候是因为大家的生活习惯不一样;有时候是因为大家讨论一些问题,观点不一样。我不大喜欢和人吵架,而且也吵不过老肖,于是常常以我的失败而告终。

老肖是个孤独的思考者,他经常思考一些我们大家都不愿意去想的问题,譬如中国人的人性,一些政治问题。他的确是认真的去思考的,而不像某些只会搞政治投机的人那样,给领导拍拍马屁。他是个很严肃的人,无论是对生活,还是对学术。他喜欢看一些哲学方面的书,英文的或者中文的。

我也看过一些哲学书,于是有时候会跟他探讨一下。只是往往话说不到两分钟,就吵了起来。我们之间的观点不一样。

一直以为,老肖不应该生活在现代的中国,这不是个适合安静下来思考问题的时代。这是个急功近利的时代,这是个道德沦丧,礼义和廉耻被拿来游街的年代。这个年代注定有太多的纷扰和许多的烦躁。无论是谁,都逃脱不掉。没有空间让你思考一些或许有意义的问题。

常常仰望星空,这值得我敬畏的星空。希冀着从那里能够发现些什么,希望着它能够给世人启发。然而最终还是没有什么收获。

老肖一直不是很受大家的欢迎,有的时候我也很觉得烦。也经常和他吵。然而吵完了静下来的时候,想自己是什么东西,在这个嘈杂的世界?一粒草芥?还是吹完永远不回来的风?

这个世界哪里才有我的位置?找啊找,觅啊觅,谁又知道?

从老肖身上可以看出我自己,有时候这样想。但是老肖的思维方式却不是我能够接收或者说我能够拥有的。

他是个很孤独的人,我这样想。虽然后来他也变的和我们有点像了。也能听进去黄色笑话了,也不干涉大家看A片了,甚至偶尔还能与民同乐。但是,在这一切嘈杂逝去之后, 大家又有没有思考过什么呢?

有什么是值得我们珍惜的,有什么会在我们的心中留下一些的记忆?

长长地叹息,慢慢地思考,轻轻地走开。

老肖一直说他要去支援边远地区,他现在回海南了,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实现了他的理想。

或许明天的老肖将变得和我一样庸常,或许老肖依然坚持他心中的理想和他的行为方式, 然而这一切都已不是我们能把握的了。

注:原文作于03年,略经修改

发布者

doubleaf

doubleaf Chen, 1981年底出生于江苏省,现混迹于北京,从事霉体业。整日碌碌而无所获,感慨岁月之似水,然无可奈何。 关于网志:本站域名:doubleaf.com (Since November 2004) 以本人原创为主,未必迎合所有人的胃口。主要以翻译、国学、新闻、回忆和亲情等为主,鉴于目前现状,尽量避免政治话题。 Wap版访问地址:http://doubleaf.com/wap.php

《老肖的前世今生》上有2条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